Xinbao Dong, An iOS Engineer

大城小忆

2013.09.21

出发

直到了现在,才开始写那座城,回忆那座城。
四方的围墙,还有那被挤压成四方的心情…
数不清楚有多少次,一个人背着一个包,拉着一只行李箱,往返于相距1300公里的两个城市之间。
机场里茫茫的人流,小时候的迷茫现在已经变得坚毅,那些慌张早已不在。
于是,每一次的两小时后,坐上老爸的车,再次融入到这个无法表达情感的城市。
我还记得有那么一次,唯一的一次在西安过年。
晚上的飞机,站在登机口的玻璃前,看着夜色一点点的弥漫,蜿蜒,缠绕……
那一次的航班,飞机不知道为什么在空中绕了一圈才降落,那些流离的金色,完美的俯视角永远定格在记忆里。
这么多年了,这么多次了,但是,每一次的离开,都还是隐隐蒸腾着一种孤独、疏离……
这个城市的某个角落里,藏了我四年的时光。
像是在某个恢宏的博物馆中,堆叠的格子里寄存着层层叠叠的记忆。
没有锁,没有钥匙,只有一扇只能push不能pop的门。
于是乎,误闯入的人连同那些记忆,一同死去…
累累白骨,被罡风吹打,无影无踪……

回忆

或许是被寄存得太多,关于这个城市,能记起来的实在太少。
很多很多记忆会重叠在一起,分不清真假,辨不了时间。
还记得那次呆在西安过年的某一天:

今天凌晨3点23分莫名其妙的惊醒,下床,透过覆着水珠的窗户看向窗外,听见外面只有风声。
恒大绿洲里面不允许放烟火,也因为这样吧,那些聒噪似乎总是很远。
外面只有风声,
还有你当年,在我身边,努力平稳的呼吸声……

每次想到这句话,我都会尝试去描摹那时候的心境,未果。

两条路,构成了我对这座城市的道路所有的印象…
一条路经常路过,一条路从未去过。
一条路给我的是噩梦般的昏黄,一条路给我的是浓浓的遗憾。
青色的树叶,青涩的时光。
离开西安后,机缘巧合的,那条从前走了不知道多少次的路,也再没有经过过,
就像是那条从未去过的路……
哦,第一条叫长缨路,第二条叫——朱雀路。
呵,总有一些东西适合隐藏,隐藏到没有人知道的地方,就比如这两条路。

文艺

原谅我再度文艺,却已经没有了文艺的资本。

或许那时的心还很高…

还记得这句话吗?你们,记得吗?
当感性逐渐涤荡成理性,我也正在学会做一件事情先权衡利弊。
于是,再也不会想着把自己最真切的想法藏在华丽的辞藻中,因为,已经不习惯写日志。
就像FYH所说的:

我不信你的真情实感会就这样坦率地沐浴在阳光下。

如此最好。顺便还可以喟叹一声——

静好如初 安之若素…

明白

过了这么久才明白,别人*之所以*能走进我的内心,是因为我纠结了。
我本来就是如此多愁善感的人,双鱼座的共性。有所区别的只是隐藏方式的巧妙程度。
这篇博文真的写了好久,写着写着就不知道要写什么了。
那么,给他一个短暂的句点。
用了好多年才明白,所谓的爱情,并不是生活的全部,甚至连一小部分都算不上。
在此之前,有好多路要走,要一个人走。
梦与理想,信念与责任,很痛恨自己的无知。
诚然,现在我的生活水平,会比很多人要好很多。
每次在98上看到有人发帖说家庭变故,无奈只能去工作,我都感到庆幸与心酸。
我无法知道,如果自己来自一个贫困家庭,我现在的生活又是怎么样的呢?
我有自己的想法,
如何利用这样的先提条件,创造更多的价值,会是我毕生以之奋斗的目标。

离开

每个星期给老爸老妈打一次电话,和他们开开玩笑感到很轻松。
即使在西安的时候经常会被他们骂,但还是有诸多不舍。
特别是离开西安的那时候,当我踏进T2航站楼的时候,回头,老爸的车已经走了。
我不知道老爸是怎么想的,好吧,不复煽情。
那时,忽然间,感到眼前一片闪亮…
哦,原来,太阳升起来了……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